丝绸之路沿线上的“友谊”列车

中欧班列:新丝路经济带的陆路大通道,丝绸之路沿线上的“友谊”列车

中欧班列新丝路上的“友谊”快车
中欧班列新丝路上的“友谊”快车

谈到中欧班列,可能很多人脑海中第一时间闪现的只是一列火车,但火车背后,不只仅是货物的运输与交流,更是中欧班列衔接起来的沿线国度的不同文化、经贸往来以及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中欧班列作为“一带一路”建议的先行者,不只翻开了新丝路经济带的陆路大通道,也让丝绸之路沿线上不同国度的人们有时机相知、相识,成为朋友。

来自江苏的单靖目前在德国远东路桥公司工作,他在德国大学毕业以后就不断做中欧班列的项目,单靖说:“中欧班列让来自不同国度、说着不同言语的人们走到了一同。我们公司100多个同事,在北京上海、莫斯科、维也纳和德国,我们来自不同国度,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但是我们都是为了完成同一件事情,也就是中欧班列,这是一件十分有成就感的事情。” 在工作中,单靖结识了和他年龄相仿的杜伊斯堡DIT货运场站的工作人员丹尼尔。通常状况下,一列中欧班列装载终了需求8至12个小时,但是,由于受所在地国情、通关速度等要素的影响,火车有时会晚点抵达。为了不影响其他列车,丹尼尔和他的同事就要在货物装卸过程中赶工,把火车的延迟时间补回来。丹尼尔说:“对我们来说比拟艰难的是,依照时辰表火车应该8点到,但是由于各种缘由晚点10点才到。我们时辰准备着在这种状况下帮助谐和,让晚点的列车能够在返程时准时动身。”

杜伊斯堡场站工作人员丹尼尔与单靖因中欧班列成为了朋友。
杜伊斯堡场站工作人员丹尼尔与单靖因中欧班列成为了朋友

除了日常工作,丹尼尔总是很热心肠协助单靖一同去完成对中欧班列的推行。中国人很多时分是灵敏地布置事情,但在德国,一切事情都需求提早预定。丹尼尔了解中德两国的不同习气,在接待来自中国的采访和代表团时,即便有艰难他也会尽量布置。单靖说,他和丹尼尔彼此的信任和了解是他工作的动力之一。

在2015年秋天,刚刚参与工作的单靖在波兰出差时认识了当地的同事马里克。马里克用波兰人的质朴与热情给了当时人生地不熟的单靖回家的觉得。单靖说:“波兰的饺子、猪大肠汤,完整生疏的国度,由于这些吃的给了我很多亲切的觉得。在马拉我认识了马里克,他开着车带着我,热情地向我引见马拉场站这些年由于中欧班列的变化,当我看到这些从波兰开到杜伊斯堡的火车时,我会经常想到这些在波兰认识的朋友,以及在波兰吃过的东西,他们那边好玩的事情。”

马里克说,单靖是他认识的第一个中国朋友,在他的印象中,这位来自中国的小伙儿固然远离家乡,但工作勤奋、待人友善,所以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马里克说:“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担任中欧班列的运输,正是由于这样,我认识了丝绸之路上很多不同国度的人们,他们有来自上海的、莫斯科的、瑞士巴塞尔的、杜伊斯堡的……我们普通经过社交媒体脸书来联络,是的,我们就这样成了朋友。”

由于马里克的工作地点在波兰与白俄罗斯边境,就在半个月前,他在社交媒体上得知,从德国汉堡动身,沿着“丝路”跑向上海的德国人凯,间隔他只要20公里,他特地在第二天一大早赶到边境处等凯,为他加油打气。马里克说:“我在网上查了凯的GPS定位后,第二天我特地赶到边境等他,并祝他在‘丝路长跑’的旅途上好运。他的长跑是特殊的壮举,是生命的探险,也是领略不同国度文化和人民的好时机,我祝他胜利,并希望他在征程上有很多双新鞋。”


围观5人

我要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